为野生动物搭一座专用桥 大鹏新区环坝路生态廊道合龙,串联起七娘山排牙山
2022-01-14 07:28
来源: 深圳特区报

为野生动物搭一座专用桥 大鹏新区环坝路生态廊道合龙,串联起七娘山排牙山

人工智能朗读:

环坝路生态廊道建成效果图。

读特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2年1月14日讯(深圳特区报记者 程思玮 通讯员 邱伟健 关世邦)日前,记者从大鹏新区建筑工务署获悉,大鹏新区专为野生动物修建的“桥”———环坝路生态廊道已顺利合龙。计划于5月完工。建成后,将串联起大鹏半岛“七娘山”与“排牙山”两座最大山脉,让野生动物们可以“自由”往来,“顺畅”通行。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深圳继2020年首条野生动物保护“生态廊道”建成后第二条开建的廊道。对于大鹏半岛生态安全格局的保障、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维持有着重要意义。

何为生态廊道?顾名思义,就是供野生动物们行走的走道,多为有茂密植被覆盖的狭长地带,生态廊道能将野生动物各自孤立的栖息地连通起来,方便物种扩散、迁移和交换。是增加野生动植物基因交流,减少动物近亲繁殖,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保护网络。

9次调查论证

深圳为全国生态廊道建设开先河

大鹏新区是深圳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区域,逾77%,同时也是深圳陆生脊椎动物多样性最高的区域之一,2018年,新区委托相关机构开展《大鹏半岛生态廊道体系建设研究》。项目组在大鹏山地区域安装了24台生物多样性红外触发监测仪,经过1个月的数据收集,共记录有效照片327张,有效视频81段。记录物种15种,其中猪獾是首次在深圳发现。另外14种动物中,有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2种,广东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2种,“三有”保护动物9种。

同时,项目组对大鹏半岛5条公路上的野生动物死亡情况做了9次微观调查,路线涵盖了大鹏半岛山区的主要公路。“9次调查的结果是令人震惊的,同时也说明了建设生态廊道势在必行,且十分迫切。”据项目负责人介绍,9次调查共记录383起道路致死事件,致死物种超过40种。其中两栖动物12种281只,爬行动物21种85条,鸟类3种3只,兽类4种14只。

经过一系列近自然环境的打造后,2020年4月,一条跨度60米、宽50米的上跨式通道在坪西路上飞跨,首个生态廊道顺利完工。这项工程是服务于以豹猫为代表的大鹏半岛亚热带常绿阔叶林野生动植物。是全市规划的8个生态节点中,第一个实施生态恢复建设的节点,保证了大鹏半岛南北向连通的重要生物通道,为全市乃至全国的生态网络构建探路。

破除难点

再为野生动物穿越打通生命通道

《大鹏半岛生态廊道体系建设研究》不仅为局部区域生态廊道建设提供依据,也为未来新区建设全局性生态廊道体系建设布局。根据研究成果,大鹏新区在大鹏半岛生态廊道体系建设总体布局中,选取了9条生态廊道(生物通道)作为首批生态廊道修复试点,包括栖息地恢复廊道1条、上跨式动物通道3条、路面动物通道修复1条、下穿式动物通道2条、动物保护提示综合措施2条。

此次修建的生态廊道位于坝光片区,这里既是深圳国际生物谷核心启动区,也是深圳国际食品谷的科创先导区,同时三面环山一面向海,生态资源丰富。环坝路是坝光片区对外连接的重要通道,起于现状排牙山路,终至规划深惠边界处,道路全长7.06公里。生态廊道位于环坝路起始段,是整个片区最大跨度的砼现浇桥梁,由一个主拱、四个副拱组成。主拱支线跨距47米,采用“悬链线”拱形设计,在保证最佳受力的同时,也为下方道路通行留出更多通行空间,让从“桥”下通过的驾驶者和行人空间感更足。

据了解,由于生态廊道处于江屋山山脊连接处,现有地坪标高比周围地貌标高高出14.1米,拱顶标高又比现有标高高出15.2米,而桥顶距离环坝路面约为30米,该桥施工技术难点多、施工难度大,“相当于在一个高坡上再造一个高桥”。该项目负责人介绍道,主拱合龙是整个项目的难点,施工过程中全面采用新工艺新材料,加强施工连续性控制和环境监测,避免施工建设对周边生态系统造成干扰,同时桥面施工完成后将合理种植坝光本土特色植物,最大限度减小生物片段化对生物多样性造成的影响,确保道路景观与周边自然环境充分融合。同时为桥边设置生物安全护栏,防止动物跌落。

生态廊道

对生态价值提升作用巨大

据资料显示,近些年,秦岭野生大熊猫频频现身、金钱豹带崽“散步”,原因就是秦岭隧道附近在2015年就建设了野生动物通道,恢复了秦岭野生动物栖息版图;在辽阔的林海雪原,横贯俄罗斯和我国的东北虎栖息地之间的生态廊道,也发现了野生东北虎的新个体……可见生态廊道对于消除野生动物栖息地碎片化,促进生物种群发展壮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距离深圳首条野生动物生态廊道建成已近两年,记者日前走访发现,隐藏在草木之后的32台触发式红外相机很好地记录了豹猫、野猪等野生动物可能的活动路径。为开展相应的动物样线、植物样点生态监测,以及进一步研究野生动物种群之间及适应生活环境提供完整的科学依据。

“生态廊道建设不仅为动物架设‘生命通道’,同时要提升区域生态的总体质量。”项目负责人表示,再次修建的生态廊道在功能上与第一条相似,希望遵循原来的生境及原生物种的习性,将对生态廊道建设配套开展生境营造、林相改造、湿地区域生态修复、道路改造、海绵城市、水土保持、标识系统建设和科研监测。

[编辑:谭悦]
##########
<small id='HPQ'><u></u></small><marquee id='KyoMu'><span></span></marquee><blink id='bhyP'><basefont></basefont></blink><sup id='BeRWdk'><marquee></marquee></sup>
<b id='ZKu'><b></b></b><comment id='cUGe'><u></u></comment><b id='Mm'><caption></caption></b>
    <optgroup id='TJ'><u></u></optgroup>
      <option id='ctGt'><basefont></basefont></option><acronym id='FagEB'><l></l></acronym>
      <xmp>
        <sup id='ToEwYC'><sup></sup></sup><bdo id='EObmpbO'><optgroup></optgroup></bdo><s id='xRNulml'><fieldset></fieldset></s>
        <center id='unVrvs'><span></span></center>
          <strong id='JYnJeVV'><strike></strike></strong><i id='athWX'><address></address></i><listing id='ikda'><b></b></listing>